校庆专题
您现在的位置: 信丰中学>> 学生园地>> 《绿野》杂志>>正文内容

《绿野》杂志

【第二期】【书香一瓣】忠武行

忠武行

高一(18)班   曹小凤   指导老师:王海燕

出师未捷身无死。

长使英雄泪满襟。

——杜甫

当灿如朝花的生命流经夕阳,当炫丽多彩的青春悄然逝去,当斑斓光耀的陨星划破了天空,他的生命在五丈原的秋风中被定格在了五十四……

朔风凛冽,他在沉思,而那沉思,却令人泪流满面。斯人已矣,其行照古今!

东汉末年,群雄并起,让他成就了一番经天纬地。是谁?在“吾爱吾庐”的高歌中耕躬荒野?是谁?在金戈铁马中安然入睡?是谁?在玄德没落时扶大厦之将倾?是谁?在垂暮之年奔波劳累?是谁?在五丈原迎风而啸?“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每念及此,未尝不清泪双流。他把一生献给了大汉朝,终生无悔。他用一生书写了千古忠魂。

五丈原啊,秋夜为什么要及早地降临呢?莫不是黄天不佑?莫不是天妒英才?莫不是此生终究恨恨而终?壮志难酬的一面已使我无法想像,五丈原的嗟叹我已经无法倾听。可恨呐可恨,又有谁能将自己融入那颗冰冻的心灵?深情注目三军的眼光面对未来,竟是如此不安,临终的遗言竟是如此敲碎触动着我心灵的那一根弦。悲曲已经奏响,其声鸣咽,让人不寒而栗。

当年的雄姿英发已沦为无限沧桑,当年的面如白玉亦被月网膜磨砂,当年的经天纬地不知何时雪藏在了忠武祠,随灵魂永生。博望坡的一把火,烧出了他的雄才大略,舌战群儒显示了无限才俊,安居平马川,卧榻荡魂城,是何等潇逸啊!本想把蜀汉后事安排妥当再拂袖仙去,无奈幽具不饶人,费祎、蒋琬的早逝更让他呕心沥血的江山随他人姓。而自己忠心不二的君主究竟是扶不起的阿斗。只恨苍天不肯多赐予五百年,将黎民百姓、汉家基业护佑到底。忠武二字,早已融入他的血液,刻进心中。清风吹思武侯祠的一草一木仍在展示前朝遗曲,令人悲从中来,情随心生,五丈原,又是一年秋天。

无法忍视五丈原清瘦的脸庞,无法忍闻五丈原的悲吟。“悠悠苍天,曷此其极!”寥寥数言,却让他肝肠寸断,却让我辗转反侧终夜难眠,那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烈烈忠臣向天发问,又是何等悲凉无奈的呐喊、铿锵的声音让三军垂泪,诸将涕泣!八月二十三日,将精忠带上了夜幕,将才堪管乐洒在了涛涛历史中,将运筹帷幄遗留人间。激昂的谈笑在秋风中荡涤成千古绝唱。多情的世人眼里总是装不下太多的愁怅,但这愁怅却如阴影般笼在心头,挥之不去,功成身退的誓言不过奏出百年孤独,何以让我伤逝,何以让我独守呼啸吹奏到黎明,只为他用羸弱之躯独撑天地,只为他忍弃别离只为忠与信,只为他英明神武志安社稷,只为他神州增辉,坚强与奋进,只为他奔波劳碌书写奋进。

月,格外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