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学校概况 | 校友之窗 | 文章中心 | 资源中心 | 绿色校园 | 信中党建 | 心理健康 | 学校图片 | 学校视频 | 网络课堂 | 
最新公告:

  没有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 信丰中学 >> 校友之窗 >> 校友文苑 >> 文章正文
战乱三月迁校记         ★★★
战乱三月迁校记
作者:梅敏乔 文章来源:梅敏乔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9/26 17:23:29

战乱三月迁校记

46届校友  梅敏乔

 

【作者简介】梅敏乔,男,江西信丰人。大学学历,中学高级教师。曾任县支前工作组成员、县教育工会筹备委员会委员、县摄影协会秘书长。历任信丰中学各届工会委员、离退休教工协会会长。

 

 

1945年初,正值二战欧洲战事即将结束,美日太平洋战局也接近尾声,日军由南中国大举北撤。侵入江西的日军南北呼应,常有骚扰赣州、南康两地的传闻。信丰县城岌岌可危,市民早已疏散逃往乡村。19452月末3月初,我家由县城疏散到水东虎形。

据原信丰县中发出的通告,在籍同学互相传达得知:伪县政府机关迁至安西,而学校迁到龙州墟复课办学。

我于1944年冬在信丰县中念完初中二年级,不想贻误初中三年级这段学业,所以决定跟随学校到龙州墟去。于是我四出邀集在籍同学十余人,于3月初的一天凌晨,结伴前往虎山龙州墟校本部。那时,由信丰县城前往安西、龙州两地,除了坪石路段外,并无公路相通,都是山径小道,同学们得肩挑背负手提被席行李徒步跋涉。一路上,农村的同学倒是说说笑笑,翻山越岭,不在话下,可怜我们几个城市同学,走完这六七十华里的崎岖山路就已经够累了,何况还要肩负行囊,自是一路跌跌爬爬,走走停停,好不容易绕开安西,取了捷径,由县城经由香山、凹上两地,傍晚时分,才抵达龙州墟。

当时的学校校本部设在龙州墟南边一个祠堂内,另有一分部设在墟南面两华里的樟树村一祠堂内。学生宿舍则在进墟的一个祠堂里。课桌凳、床铺,大多由木板制作,构架简易。非常时期,一切只能因陋就简。

办完入学手续后,方知学校是由当时县里的曾姓绅士负责筹办并任校长的,大多数课程均由原县中教师任课。全校迁来12个班,学生近300人,入学率显然不足。据说信丰北面西牛、牛颈和西北面大阿、油山一带地区的同学,家离盘踞南康的日军较近,不敢贸然离家,入学者寥寥无几;因此,多数年级都是甲乙并班。学校虽然草草就绪,上课下课、就膳就寝却还能井然有序。

那时学校春秋两季都招生,虽属战乱时期,学校仍然在当地招了个春季初一新生班。班级的命名分一上甲班和一上乙班,初中第二册的班级则是一下甲班和一下乙班。我所就读的初三上学期为三上甲班。

旧时龙州墟是一个极为闭塞落后的小墟,人口不多,店铺稀少,仅有一条东西走向的几十米的小石街。街两旁各有一二十户住房或店面,道路崎岖,卫生条件差。又正逢三四月梅雨季,到处坑坑洼洼,泥泞不堪。

然而,墟镇四周山峦起伏,远眺东边虎山、隘高一带,层层茂林修竹,郁郁葱葱,一片绿色世界。墟旁,一条向东流往虎山玉带桥的小溪,湍急清澈,终年流水潺潺。课余饭后,我们常常在通往虎山的小道两旁的林间和溪边石上,或浏览或自习。这里常可看见水蛇、龟鳖穿行水溪沙滩之间;远处林间听到由有画眉、鹧鸪等鸟演奏的“交响乐”;更可看到叫声咯咯的野鸡低空横飞,然后消失于浓密的山林之中。入夜,偶尔能听到远处传来狼嚎虎啸,令人毛骨悚然。在这里,我们算是享受了大自然的无穷乐趣。

战时临时学府三个零月的学习生活,课外没有球打,没有图书阅览,没有文娱活动……没有也罢,可在生活上常常平添一些这样或那样的麻烦:

·当 采 买·

旧龙州墟小,平常赶墟的农民不多。自从迁来了这个几百人的中学,倒也招引了略多一点的商贩和农民来赶墟做生意。毕竟是突然来了这个三百人的伙食团,他们肯定要吃掉不少东西。可惜,那时墟镇赶集有固定日子的,龙州墟每逢农历一、四、七日才是墟日。对我们学校师生而言,只靠一、四、七的每个墟日采买齐三天的蔬菜、副食品是很困难的,因为这里的农民是以林、粮为主,没有大面积种植蔬菜的习惯;所以学校当局就把这个棘手的问题交由学生来解决,让学生轮值膳食采买。

来到学校后约个把月时间,我荣幸地轮上了当采买的任务。那天墟日,我领钱上任。漫步在小街上,从街头到街尾,浏览了好半天,除了笋干还是笋干,量多又便宜,要想买到菜,买足菜,舍此莫属。然而,我们已经被这些笋干折腾了一个零月,肠子的油水都被它刮干净了,吃得同学个个变了猴腮脸,所以一看到它就恶心,畏而远之。

点缀在笋干袋间的除了少量蔬菜瓜果外,较多的山珍算是肥硕的山蛙,瘪瘦的乌龟,还有那麂子肉、野猪肉……墟墟常见,但不敢问津。因为三天九餐的菜金,吃一餐山珍就会耗光,其余八餐不就“喝西北风了”?

我本想在这个采买任上,玩出点招数来,好让大家吃得高兴、满意。然而,手里钱少,商品奇缺,供求严重失调,怎么也跳不出前些采买员的老框框,只好按照这个菜单交差:墟日当天,一餐豆腐,一餐蔬菜瓜果,一餐咸菜;其余两个闲日三餐只好是笋干……笋干……笋干,只吃得同学们喊爷喊娘。

时隔60余载,现在我还有点“谈笋色变”。

·蚊子、虱子和跳蚤·

离校本部较近的这个学生大宿舍,座落在东面进墟口的一个大祠堂内。近300个同学就住宿在这个双层木架、床位连片的人群之间,加上梅雨季节,气候潮湿,流通不畅,空气窒息,实在让人难受。

那时,龙州墟四周,禾斗大的积水茅屎坑多,沟渠污水多,自然滋生各类的蚊子,而且数量特别多。一到傍晚,它们就赶墟一样,嗡呜着由四方八面向学生宿舍袭来。同学中极少数有蚊帐的,所以暴露给蚊群的人们,每晚在酣睡中,或是被蚊子叮醒,或是被此起彼伏拍打蚊子的声音搅醒。真是夜不能寐。

我的床位恰好编排在大门入口处的下层,正是蚊子低空入侵处,可谓首当其冲。每晚睡前,我总是小心冀冀地用被单将身子脚部两大件裹紧,以防蚊子叮咬。惟有脸部因呼吸故不能紧闭门户,那群不愿深入内室的懒蚊,一进门就就地取材,落在我没有防紧的脸上饕餮起来。日复一日,不久,我的脸上就布满了蚊子叮咬的血点血疹。一天午休,有同学好事者,在我脸上点数再三,精确计数,足有119颗血点。看到的人无不叹息。

暂且撇下蚊子不说,还有两种小动物,在我们的生活序列里,疯狂不亚于蚊子,那就是虱子和跳蚤。

又是一个午休时,和一群同学闲聊,我漫不经意地看见一只小虫,从一位同学的颈项里爬出来。我连忙把它逮住,并问同学这是什么,几位农村的同学齐声说这是虱子;后来再经过多位同学辩认,确定是虱子,并且说这号东西只有女人头上才有,可能是女生传来的。女生头上的虱子怎的传到男生身上来?正猜测这个谜底时,我觉得自己两腋内有东西蠕动,连脱开内衣察看,不看便罢,一看顿使我大惊失色,浑身起鸡疙瘩:密密麻麻的大小虱子,还有没出生的虱卵……!很多同学抱着怀疑态度脱衣,照样和我一同寻觅虱子,一场捉虱子运动闹得全校沸沸扬扬。

为此,一位生物老师特地来到宿舍,对大家的质疑作了详细的解说。他说:虱子这东西和蚊子一样,品种也多,大体有动物类和人类。就人身上来说,有头虱、体虱,甚至有阴虱之说。别看它大腹便便,可它在人体不同部位,吮吸不同营养,日以继夜,并无时间限制,危害人体不亚于蚊子。你们身上的虱子应是体虱,并非女生头上传来,不能栽赃女生,枉及好人。接着告诫大家应尽早从勤洗澡、换衣,煮杀衣物上的虱子虱卵。老师的一番忠告,使我和一群有虱子的同学,学期中途都回了一趟家,彻底煮杀灭绝衣物虱子。

旧时龙州墟上卫生条件特差,加上狗多老鼠多,垃圾成堆,这可能都是滋生跳蚤的营地。宿舍四周死角又多,如果误入这些禁区,两脚定会跳满百十小蚤,使你触目惊心,火速拍打离“境”。

且看跳蚤、虱子和蚊子,象是“三国联军”齐向我们这些“弱小民族”袭来。那时,我们白天伙食差,营养输入少;晚上,敌不过这“三国联军”施虐,血液输出多,同学们形态日益消瘦,体质每况愈下。那时,如果有哪位同学能设想出一座象现在这样的“学生公寓”来,那可真是“天方夜谭”了。

·老师卖画·

每逢墟日,图画老师李清总要把他绘制的别出心裁的图画画页在一家饮食店门前悬挂求售。说他的画别出心裁,就是画面上总与“三”分不开。如一个鱼头三个鱼身,一个兔头三个兔身,三个裸女交结一起……

老师说,这样奇异的画面,更能招徕买主,并向同学说明卖画实出无奈,只是为了一家三口战后返回老家南昌筹措盘缠。

出于怜悯和同情,我从几个衣袋里搜索出约值一个大洋的银毫子,购买了那张“三身鱼”,虽说这是个区区之数,可老师千感谢,万感谢,说是对他实在的资助。

·战火纷飞离校时·

19456月上旬的一天早上,一架日本双翼侦察机,由南向北,超低空掠过我们宿舍的上空,那机翼下方两边血红的“太阳”,清晰可见。说时迟那时快,同学们反应过来后,立刻向林间逃奔,有人在慌乱中竟跌入茅坑,粘得一身臭屎,其时飞机早已不知去向。

隔日日机又一次掠过上空,远处小江、铁石口一带传来哒哒机枪声,大家都知道情况危急,都准备自动离校。这时校方突然召集学生,要求协助驻军卸下校本部两边厢楼上的军火,说是装运到深山隐蔽处。由于回家心急,许多同学都背的背,抱的抱,抬的抬,奋力将一箱箱军火搬运到百米远的大路旁。

沉甸甸的军火箱,约有五六十斤重。我搬了一箱,就不敢再去搬了,深怕这玩意儿半途爆炸。正想离开时,一位青年教师拦着我说:别走,这军火兴许不久会在北撤日军的屁股后开花,让横行霸道的日寇也尝尝这火药滋味,这也是为抗日作点贡献嘛。我听了觉得在理,才再鼓勇气,又搬了一箱。事后心思,要是用它来打内战,可就大错特错了。

后来听说驻军确实在这一带与虎山北下的日军火拼了一场。

校方并无解散通告,同学们却已先后纷纷离校。我和水东城区籍的十多位同学于次日清晨,选了些较值点价的行李用品,轻装上路,取道崇墩、安西,擦过古陂边界,经龙舌返回各自家中的逃难驻地。途中可听到信龙公路线上的枪声、爆炸声。

大伙走到安西时,曾受到伪县政府县长杨明手下的士兵拦截,并关到一个马棚里,约半小时后,经伪县长杨明一一讯问后才放行。

龙州求学,岁月艰辛。虽然时隔60余载,辛酸往事历历在目,记忆犹新。值此母校七十华诞之际,不暇思索,据实叙述,我写下了这篇文章以告今天的莘莘学子。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江西省信丰中学 ┋ 校长:林毓春 ┋ 电话:0797-3321706 ┋邮编:341600┋ E-mail:xfzxbgs301@163.com
    网站备案:赣ICP备07004973号 ┋网站设计:信丰中学现代教育技术中心